1. 社会 > 智能快件箱新规施行后:“甩手箱”情况仍在,行业潜力大
  2. / 正文

智能快件箱新规施行后:“甩手箱”情况仍在,行业潜力大

昨天是国庆假期的第一天,也是《智能快递箱收发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正式实施的第一天。这意味着,根据规定,使用智能快递箱递送快递物品的企业应获得收件人的同意。如果收件人不同意,应按照快递服务合同中约定的名称和地址提供递送服务。

本办法所称智能快递箱,是指提供快递邮件收发服务的智能终端服务设施,不包括自助获取未送达物品的设施和设备。许多用户向《新京报》记者报告说,他们经常遇到快递员将快递邮件放入智能快递箱而不进行通信的情况。有些人甚至感到“厌恶”。然而,也有快递员告诉记者,“没有放快递箱就没有办法完成”。

《新京报》记者分别于10月1日和10月2日采访了浙江、江苏、上海等地的用户。结果表明,智能快递箱仍是一个“投递箱”,许多地方不符合《办法》的要求。

仍然有快递员没有获得快递箱的许可。用户说他们“并不惊讶”

10月1日下午4点,江苏省常州市的肖敏(化名)正期待着国庆假期期间开通第一趟快车。她打开手机查看物流信息。“顺丰微信号提醒我,我的包裹是早上8: 30签的,我没有收到任何短信。”肖敏告诉《新京报》记者,调度员解释说,肖敏的包裹已经在早上8: 30直接放入智能快递箱,但由于智能快递箱系统,他们没有给肖敏发来短信。肖敏说她“非常生气”。

肖敏打电话给顺丰快递,询问他为什么在把包裹放进快递箱之前没有打电话给肖敏请求批准。快递员回答肖敏,“我们现在没有这项服务。”事实上,快递员并不按照快递服务合同中约定的名称和地址提供递送服务,这是快递服务结束时常见的递送混乱之一。2019年6月20日,交通部公布了《办法》,自2019年10月1日起施行。这意味着从10月1日起,所有企业和快递员在使用智能快递箱递送快递物品时,都应遵守规定,并征得收件人的同意。

上海的王宇(化名)也告诉《新京报》记者,10月1日,她分别收到了顺丰和童渊的两份快递。“以前,他们都打电话给我,确认快递箱是否可以放进去,他们不知道这次国庆节我是否不在家,把超市给我弄丢了。”王宇的超市是指与快递有口头或书面协议的超市。《新京报》记者了解到,一些住宅区没有足够的智能快递箱。快递将与邻近的超市达成协议,暂时存储快递,而一些超市将收取顾客提货费用。

“为了省钱,我现在上班时不关窗。我来快递,让他帮我把它放进去。”王宇解释说,因为他不想支付超市的仓储费,他会在工作日无人在家时打开窗户,这样快递员就可以送货了。10月2日,来自浙江杭州的小英(化名)也告诉《新京报》记者,在《办法》实施后,快递员仍然使用智能快递箱进行递送,没有征求同意,但她表示,“一直都是这样,我并不感到意外。”

特快专递箱省时省力?该公司表示,它对快递人员有规定。

《新京报》记者从国家邮政局了解到,截至2018年,中国已有32万组智能快递箱投入运营,投递率上升至11.3%。国家邮政局局长马俊生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技术正在增强快递业的实力,如智能快递箱,这可以为小型快递公司节省时间和精力,提高流程效率。与此同时,智能快递箱的操作和使用正在逐步标准化。

据中国银河证券研究日报(China galaxy Securities Research Daily)报道,传统的递送平均需要7分钟才能完成,而中国消费者协会进行的调查也显示,32.3%的用户等待3小时以上才发送包裹。双方时间的不对称会导致较长的等待时间,而智能快递箱可以一天24小时提供独立服务,可以自由选择送货时间,避免浪费时间。使用智能快递箱后,递送时间将缩短至30秒,递送时间将缩短至不到10分钟。然而,新京报记者在长期采访中了解到,智能快递箱的数量与我国日益增多的快递包裹数量不匹配,甚至与快递兄弟的递送能力也不匹配。

北京申通快递员王伟(化名)表示,在他负责配送的地区,大多数居民白天上班,没有人在家,所以他会把快递直接放入快递箱。了解到这些“措施”后,王伟表示(希望)客户会清楚地填写配送信息上的“送回家”,否则“挨家挨户的电话根本打不完”。然而,另一名申通快递员表示,他从未使用过快递箱,因为在他负责的地区没有可以正常使用的快递箱。

事实上,公司对快递服务有很多规定。申通快递和大云快递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公司一直要求快递公司“将快递送到快递箱时要通知并征得客户同意”。此外,提供智能快递箱服务的菜鸟邮报(Cainiao Post)回应《新京报》记者,用户可以进行相关设置。如果他们不同意将智能快递箱存放在公司,快递员实际上将无法打开箱门。

智能快递箱行业潜力巨大的专家:2-3家上市公司可能诞生

国家邮政局的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快递服务总量预计将超过600亿。国家邮政局局长马俊生表示,中国快递服务总量从20世纪80年代的153万件飙升至2018年的507亿件,年均增长率为41.5%。智能快递箱方面,预计到2020年,快递箱的进厂率将达到20%,相应的需求将达到7600万。

显然,智能快递箱行业有很大的市场需求。《新京报》记者了解到,智能快递箱行业的玩家包括冯超、中国快递和菜鸟邮报。他们都在布置“最后一公里的快递”。以凤超为例,其在一线城市的市场份额超过75%。中国物流协会特约研究员杨大庆表示,实施《办法》有利于智能快递箱的标准化使用。这对凤超这样的公司有好处。物流的本质是在时间和空间上创造服务价值。快递箱占用一定的社区空间是有代价的,储存时间也是一种时间消耗。

针对《办法》的约束力,快递专家赵晓敏表示,《办法》由交通部颁布,具有一定影响,但用户习惯难以改变。赵晓敏指出,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智能快递箱仍然是快递结束的一个重要部分,但“家庭快递仍然是主流”。同时,针对智能快递箱业的发展前景,他认为智能快递箱业将有机会产生2-3家发展良好的上市企业,市场将有机会迎来多元化的竞争格局。

新京报记者程平和陈伟成编辑陈力校对卓伟

上海十一选五 山东11选5开奖结果 中彩网 pk10投注网 大发体育